【问廉清白溪】清廉村居建设的实践者 - 清风文苑 - 廉政文化 - 清廉宁海
首页 | 信息公开 | 工作动态 | 工作之窗 | 廉政文化 | 专题专栏
所在位置:  > 廉政文化 >>  清风文苑
【问廉清白溪】清廉村居建设的实践者

宁海廉政网   2020-11-18 09:02:17   点击:


“我们是这个石头村里的守卫者,石头村建设过程中的每一个工程项目都必须要规范执行。”这是宁海县茶院乡许民村党支部书记叶全奖生前经常对村里党员干部讲的一句话。每次项目开工前,他都会强调这句话。

他将一个隐藏在半山腰无人问津的“空心村”打造成远近闻名的“网红村”,清廉村居建设的蓝图在他的脚下熠熠生辉。他走后,宁波市委、浙江省委追授叶全奖同志“宁波市优秀共产党员”、“浙江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号召广大党员干部向他学习。

2006年4月,叶全奖开始担任许民村党支部书记,当时的许民村“债务多、矛盾多、光棍多”,没有一条像样的公路,没有办公地点,有的只是破败无人修葺的石屋。面对着这样一个穷村旧村,怎样才能走出一条适合自己村庄发展的路子呢?那段时间他常常因为思考这个问题而彻夜难眠。看着满村别具特色的石头,他灵光闪现,其实许民村最大的优势就是石头,最好的发展路子就是坚持走村落保护和旅游发展相结合的道路。

在接下来村庄发展的过程中,招商引资、基础设施建设必不可少,一个接一个的工程项目接踵而至,民户田环村道路工程,许民村景观绿化工程,许民村大会堂修复工程,竹许公路绿化节点提升工程……看到了许民村的发展前景,越来越多的“亲朋好友”找到他,想要承包这些工程。

面对三亲六眷、同学朋友来论交情、碰运气,叶全奖自然是按规矩办事,却被人议论他不肯帮忙、没人情味。最让他感到委屈的是,有段时间他的车子不是后视镜不见了就是轮胎被扎爆了,不是车门被划伤了就是车玻璃被敲碎了。但他并没有因此妥协,要求每个工程项目都必须进入乡公共资源交易中心进行公开交易,并且亲自参与监督。原本旅游景区一些维修项目是可以不用招标的,但是为了更好地规范村庄建设,水接头、八角楼等地方的修缮工程,依旧采取了公开招投标的形式。

“叶书记,这个食堂整修项目金额在10万元以下,不用招标让村里人直接做了吧。”有次村里开会时一位村干部提到,叶全奖考虑了一会,和村干部商量,涉及村级微型工程,虽然“36条”没有要求必须进行公开招投标,但为了规避风险,最后还是以村内自然人招标的形式,严格按照“五议决策法”执行。

“该招标就得招标,只有严格按照权力清单规范执行,才能得到村民的认可,才能避免以后的麻烦。”每次与村干部们商量工程事项时他都要特别强调。

“我们村一年上马了29个项目,没有一个村民上访。”许民村村监会主任徐庆松感慨地说,“要是在以前,村民不知道会上访多少次。”

自从《宁海县村级权力清单三十六条》出来后,叶全奖就把它当作随身携带的“法宝”,碰到有人有异议,他就指着上面的采购流程说,“看,上面写得清清楚楚,‘36’条说了算!”

许家山作为宁海“36条”基层治理教学实践基地,叶全奖则申请亲自当起了“讲解员”,村级重大决策事项、村级采购事项、财务管理事项、集体资产和资源管理事项,每项规定他都熟记于心,每次他都会耐心、细致地向前来参观的人介绍“36条”的好处,最多的一次,他一天接待了100多人次。他认为“36条”虽然让村干部手中的权力变小了,工作流程变繁琐了,但却让群众更放心了,能有效化解干群矛盾。

村里召开党员大会、村民代表会议,他经常把“36条”拿出来,让大家学习一遍。“以前会觉得村干部定了就好,很少参与村级事务的讨论,也认为‘36条’这种宣传资料没什么紧要的。但现在,我一个月要到村里开会两三次,这本小册子也被翻烂了,对村里做项目的流程也很熟悉了。”许民村村民代表说道。

在叶全奖的带领和努力下,村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10年被评为第五批“中国历史文化名村”;2012年入选首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2015年被评为国家3A级旅游景区;2016年成为宁波市唯一入选全国100个“最美古村落”的村庄;2018年获得中国最美村镇称号。村民的人均年收入也从2006年的3460元上升到2019年的37100元,整整翻了十倍。这一切成绩的取得,都离不开叶全奖的舍小家为大家,离不开他的敢想敢试、敢闯敢拼,更离不开他的规范操作。

规划的玻璃栈道要尽快落实,从山脚到山顶的夜间灯带要衔接,山顶小火车项目要尽快推进……在叶全奖的心中,还有很多很多村庄建设项目没有完成。

许民村是一个旅游村,疫情发生之初,叶全奖在第一时间带领村里干部在村口设立执勤点,并反复叮嘱大家一定要重视起来。春节期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叶全奖一直坚守在疫情防控的第一线。

在村里值守的日子里,叶全奖守卡点、走山路,带头落实网格联户责任。即便是痛风发作,他仍然坚持每天7点前到卡点。

在许民村,“进村”叫做“上山”,因为这里平均海拔200米,山里头,湾里湾。几乎每一天,叶全奖都会从宁海城区驱车十几公里“上山”,到村里坐镇。连续作战,痛风发作,他却瞒住了众人,痛到受不了了,才到乡镇卫生院打点滴。

再后来,叶全奖整个脚的关节红肿到变形,连牛仔裤都套不进。可他照样开车“上山”,离合器、刹车照样踩。即使一瘸一拐,叶全奖还是宽慰大家说没事,把鞋子脱掉打赤脚就不疼了。

叶书记的身体底子不好,几乎全村人都知道。大概9年前,叶全奖就因心脏问题做过一次大手术,体重掉了三分之一,瘦到脱了相。医生当时就建议他,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但他就是闲不下来,一心都扑在村子上。”大儿子叶华锋说。

随着疫情防控形势的好转,许民村作为宁波市第一批恢复开放的18个旅游景区之一,2月底开始对外开放。叶全奖更是每天在村里奔波,帮助大家尽快复工复产。

防疫复工期间,叶全奖更是全身心地投入到忙碌的工作中。一度,他的心跳一分钟160多下,但去上海复查的行程却一拖再拖。后来叶全奖拗不住家人去上海看病,但第二天一大早,大家又看到他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村子里。

“他说,村里最近事太多,自己吃点药就好……”叶府陆没有往下讲,只是紧紧攥着手上的甬行码。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

4月17日晚,连续奋战了两个多月的叶全奖因操劳过度,突发心源性疾病,经抢救无效不幸离世,年仅57岁。就在他逝世的那天上午,他还约好村里的旅游企业,准备第二天一起商量疫情防控下的复工复产之事。

现在,许民村的旅游业已经逐步走出疫情的影响,游客又开始多了起来。村民们说要把他生前许下的诺言一步步变为现实。

“虽然叶书记走了,但他对村庄建设发展的规划还在,工程建设项目还在推进,他认真负责、严谨规范的工作态度会一直指导我们,我们会继续当好石头村的守卫者,把许家山建设得更好。”许民村村主任叶秀蓬说道。

(据相关资料整理)



打印本文】 【关闭本页

上一篇:古文中的俭德意蕴

下一篇:【问廉清白溪】武学忠烈洪式琮

www.nhjw.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