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廉清白溪】一身冰骨胡献来 - 清风文苑 - 廉政文化 - 清廉宁海
首页 | 信息公开 | 工作动态 | 工作之窗 | 廉政文化 | 专题专栏
所在位置:  > 廉政文化 >>  清风文苑
【问廉清白溪】一身冰骨胡献来

宁海廉政网   2020-10-16 15:54:30   点击:


来源:清廉宁海

胡献来,字子良,号觉非,宁海长街镇大湖人。明崇祯三年(1620),皇帝在《敕行人司行人胡献来父母》之诏书中有“闻丹邱、白峤间,灵气蜿蜒,代毓异人”等语,以此来称赞胡献来。

明朝天启八年(1628)中进士,初授行人。后因考都察院时的策论不合上司品味,被谪为江苏松江太守。虽然被谪,胡献来却怡然自得,公职任上尽忠职守,滨海之盗,一时尽息。松江百姓苦于徭役,民皆不堪重负。胡献来调查情况后,进行了调整。事后,恩师来信说情,但他不徇私情,将书信当堂烧毁,说:“我不忍心用侵害百姓利益来报答师恩!”后相继晋升兵部郎中、岳州兵备。时有倭寇侵袭,他设船数十艘,遇风则连艘锁镇,遇盗则相继出击。不久,倭患平息。后任南昌盐运副使,首革盐政纳贿旧例。

胡献来为官清廉、刚正不阿。在江西任职期间,曾以一道奏本,削去大批地方污吏,因而有“胡进士一笔划去半江西”的说法。他也曾上陈策略以革除积弊,乃至触犯了奸臣权宦,他们恨不得除掉胡献来,只是无隙可乘。他惩治贪官污吏的故事也在民间流传。

某年休假,乡邻们要到黄岩去割早稻。胡献来也想到黄岩走一遭,就打扮成割稻客的样子,跟大伙来到黄岩县,帮在城郊一户小康人家干活。这户人家的当家人年已半百,只有两个女儿。胡献来割了半天稻,手指就被割破了。他只好在主人家休息,每天吃了饭不是同当家人闲聊就是躲到楼上看书,倒也清闲自在。这样的生活一转眼十来天过去了,当家人的小女儿还做了他的继拜囡。

一天,胡献来忽然发现当家人愁眉不展,唉声叹气,不知为了什么。经胡献来再三探问,才了解到:本县的县官是个专行敲刮的贪官,自到任三年来,年年都要搞些花样搜刮百姓。今年又弄出了什么名堂,要当家人贡纳白银五百两,限期马上就到,那“父母官”要亲自上门取银。胡献来知道后,非常气愤,就想好好整治一下这个贪官,为民出气。

限期到了。胡献来一面叫当家人将道地的阴沟堵塞,担水灌道地,一面吩咐在中堂摆两桌酒席。那当家人不知这位“割稻客”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是将信将疑依计而行。道地里的水已满到齐沿阶了,酒宴也办好了,胡献来又从怀里摸出一面小旗(令箭)叫人悬挂在大门口。然后,他与当家人坐上席,其他割稻客坐下席,大家畅饮起来。

酒未过半,忽听外面鸣锣喝道,当家人顿时张皇起来,他知道,“父母官”上门来了。一会儿,一顶小轿停在门外,那知县从轿里钻出来,正一正衣冠,迈着方步朝大门口走来,猛见门口上高挂一面小旗,就眯起眼睛端详起来。一阵端详,又朝大门里面一瞥,沉思了片刻,倏然双腿跪倒在地,口中连呼“大人饶恕!大人开恩!”那当家人早已无心饮酒,门外的一举一动,尽皆看在眼里。再回头瞧瞧与自己并坐同饮的“东路割稻客”,却是一面不停地细嚼慢呷,一面连连劝敬:“吃呀,我们饮酒!”当家人简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兄弟……你……”当家人瞠目结舌。“吃呀,我们饮酒!”“割稻客”泰然自若。这时,当家人似乎明白了什么,对“割稻客”说:“父母官跪久了……请、请答应他吧!”“好吧!”胡献来这才放下杯筷,加重口气:“叫他跪进来。”

那知县一听,连忙从满是水的道地中跪行到中堂沿阶上,口中喃喃道:“大人饶恕、大人发恩……”胡献来逼视知县:“你知罪吗?”“卑职有眼无珠……”“胡说!”胡献来大喝一声,接着历数了知县敲诈勒索、搜刮民脂民膏的罪行,那知县叩头如捣蒜。胡献来进一步逼问:“你愿官办,还是私办?”“望大人宽宥,私办私办!”“那好。”胡献来摆出上司的架子来了,“知县要为民父母,兴利除弊。”“是!”“今后不得向百姓敲诈勒索。”“是,是!”“往年从本家刮去的钱粮如数送还!”“是,是!”……那知县一味吃“柿”了,受训后,提着湿了大半件的官袍,慌忙躲进轿子,灰溜溜地回衙去了。

胡献来一身正气、毫不徇情。但官场险恶,偶尔他也被贪官污吏捉弄报复。晚年时,胡献来上表乞归。他告老还乡时,治装简约,行李萧然,人称“两袖清风,一身冰骨”。其两位夫人虽是诰命之身,仍以操机织布为业,维持家计。每遇乡邻有难,胡献来总是解衣推食,尽力相济。一般来说,大臣告老还乡之际,行李中总备足养老之资,以便晚年生活无虞。而胡献来为官清廉若此,可以想见,他的薪俸根本没有积存,而是接济为官之地的百姓了。

(来源于赵福莲《品读宁海》)



打印本文】 【关闭本页

上一篇:【问廉清白溪】曹学程:一桥通清溪 廉名传千古

下一篇:廉官知俭

www.nhjw.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