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廉清白溪】铁面御史张纯诚 - 清风文苑 - 廉政文化 - 清廉宁海
首页 | 信息公开 | 工作动态 | 工作之窗 | 廉政文化 | 专题专栏
所在位置:  > 廉政文化 >>  清风文苑
【问廉清白溪】铁面御史张纯诚

宁海廉政网   2020-09-04 08:55:24   点击:


来源:今日宁海


宁海老辈人当中,曾流传着这样的说法:“出过东路都晓得,上任要过白鲤塘。武官到此要下马,文官过路要下轿”。据说,县里每届父母官上任,总是未进衙门、先入张门——到白鲤塘拜师访贤,以门生自居,唯有如此,才能在宁海这地方,站稳脚跟。

白鲤塘,也就是现在的前张,住民以张姓为主。这个位于杜鹃山脚的小小村落,自元代以来兴盛不衰,才俊辈出,儒业功名,数不胜数。其中最为世人所熟知的,则是被明高祖朱元璋誉为“海东青”的张御史——张纯诚。

张纯诚(1327-1369)原名张尹诚,出身书香门第,其父张芝山,曾任温州府判,在父亲的熏陶下,张纯诚自小就爱读书。五岁那年,他随邻家孩童去私塾。塾师讲课时,看到门外站着个小孩,岁数不大,个头不高,却规规矩矩,像个小夫子,就好奇地问他:“孩子,是你家长辈让你来的吧?”张纯诚答:“不是,我明年就要进学堂了,先来看看老师为人怎么样。”

塾师一听,认为这孩子与别人不一样,将来定非池中物。果然,入学后,张纯诚聪敏过人,七岁日诵数千言,十岁就能作诗赋。

某日,县令来他家里,一路上,衙役在前面敲锣,吆喝众人回避,乡坊们唯恐避之不及。只有这张纯诚,倚在门口读着书,视若无物。县令深感诧异:“父母官来了,你这小孩,为何不起身迎接?”张纯诚面不改色,从容答道:“我眼里只有书,没有县令。”

听到这话,县令笑了,让旁人拿来纸笔:“听说你从小会赋诗,本官现在要考考你,现场作首诗,如何?”

接过笔,张纯诚“刷刷”几下,没多少功夫,一首诗赫然纸上:盛德流丹阙,清风撼两淮。自侯临是邑,老少获安怀。

县令看了,不由得捻须而笑:此诗不仅雄厚大气,还对来自“两淮”的官员赞誉有加。这两淮,不就是县令的故乡吗?

辛卯年(1351),张纯诚乡榜告捷,赴嘉兴任县学教谕。时值元末,社会动荡不已,当了几年教谕后,他归隐乡里,与青山为伴,碧水为友。

1359年,张纯诚听到消息,得知朱元璋大军正在金华。他随即动身,拜谒朱元璋,向其陈述天下大计。朱元璋说:“你们台州府,不是有个方国珍吗?他也搞了支队伍,你为何舍近求远,跑到我这来呢?”

张纯诚答道:“不仅仅是君主选择良臣,我们大臣也在选择君主,择良木而栖。”朱元璋听后大悦,当场赠他厚礼,并赐名纯诚,号琼台。

从此后,朱元璋每次打仗,都要带上张纯诚,而他也跟着朱元璋东征西讨,立下赫赫战功,尤其在池州、鄱阳湖之战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张知州,谁与俦,乐民乐,忧民忧。”这歌谣出自安徽民间,歌谣中的张知州,正是张纯诚。

1360年,张纯诚赴安徽广德,担任知州。时天下刚定,法制未全,寇盗屡屡犯事,民众苦不堪言。他到任后,对内提倡休养生息,对外出重拳整治,很快,民间治安得以好转,老百姓日子也渐渐安定。

1368年,朱元璋即位,改元洪武,封张纯诚为御史,参与修订律令官制。张纯诚凭一身正气,受到朱元璋器重,君臣情谊日深。

据流传,张纯诚娶汤和之妹为妻,儿子出生后,朱元璋想看婴儿,就让张纯诚将孩子抱到宫中。抱来以后,朱元璋望了望张纯诚,又瞧了瞧襁褓中的婴儿,乐了:“这娃啊,其他地方都好,就是眼睛小了点,嗬,像爱卿。”

1369年,张纯诚上奏回乡探亲,提及家乡,他愀然作色:“臣侍陛下十年,无丝毫惠及乡里。”离家十年,张纯诚始终心系桑梓,但他为官多年,深知执政者当秉公无私,因此一直以来,从不曾对家乡有过一丝偏袒。

少小离乡老大回。那一日,张纯诚荣归故里,当他的车马刚进入台州境内,只见一路上,都有父老乡亲守在路旁,翘首以盼。看到故乡人,张纯诚的眼眶湿润了,他下走车来,俯身拜谢。

到家没几日,天童寺僧元明到访,元明系张纯诚同窗,两人交好已久。元明早已听闻张纯诚两袖清风,家徒四壁,因此特意拎着一盘沉香、一个礼盒,从宁波赶来。

宾主坐定,敬茶奉礼,张纯诚接过礼物一掂量,沉沉的,立马拆开,里面居然藏着黄金,当场就沉下脸,让元明拿了回去。

元明感慨丛生:“这么多年来,我送过无数次礼,别人无不笑纳,只有你完璧归赵。我的老同学,你还真是冰清玉洁啊!”

无论在民间还是朝堂,张纯诚都声威极盛。出任州官时,他为民请命,受万民敬仰;成为御史后,他铁面无私,聪察若神,就像威震山岳的雄鹰,凛不可犯,贪官们每次遇到他,无不闻风丧胆。

当时,中书省都事李用章有个心腹,叫李相国,此人狗仗人势,为非作歹已有数年,百姓们都是敢怒不敢言。张纯诚得知后,冒着生命危险,公然弹劾,最终,李相国被问斩弃市。老百姓开心之余,又编了首歌谣:张御史,执直理,除民害,世莫比。

1371年,翰林应奉唐肃曾作《赋海东青》一诗:“雪翮能追万里风,坐令狐兔草间空。词臣不敢忘规谏,却忆当时魏郑公。”此时,张纯诚已因病去世,但读着《赋海东青》,朱元璋又想起了谏臣张纯诚,不由得感慨:“这海东青,不就是张御史吗?”  (徐巧琼



打印本文】 【关闭本页

上一篇:清正廉洁从勤俭节约开始

下一篇:【问廉清白溪12】天下穷官王中

www.nhjw.gov.cn